• 陈良宇辩护律师高子程被出书 上诉索赔35万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明天又是星期六,我过得可不比国家主席“闲”。因为父母要上班,只能由我来照看四岁的弟弟,以是功课就得放松写。周五,本人写功课就写到了早晨十点,情势所逼呀。大清早,耳边便传来喊叫声:“快起床,写功课,你明天还要看看你弟弟呢!起床……”咳,原来还想睡一下子的,可明天得看弟弟,还有一大堆功课没写,只能脱离暖和的被窝了。妈妈要走了,她吩咐我:“看好你弟弟,别跑远了。他一早晨没尿尿了,醒来抱他上厕所。桌子上有面和牛奶,等醒来吃……”写了良久功课,终于写完了。感觉一身轻松,偏偏这个时分弟弟醒了。(原创投稿就到中国网www.sanwen.com)“爸爸——”他懒洋洋地叫道。我急忙跑了从前,学着弟弟稚气地说:“爸爸妈妈去上班班了,明天姐姐看你,好不好?”“好——”弟弟说。呀,差点忘了妈妈说的了,我问弟弟:“要不要尿尿?”“要!”我赶紧 连接抱着弟弟下楼上厕所,又气喘吁吁地跑上楼给弟弟穿衣服。“你的小脚好臭啊!”我和弟弟开顽笑。弟弟赶紧 连接辩白:“又不臭的,我明天洗澡啦。”他还傻傻地把小脚掰到鼻子底下闻了闻,又对我傻傻一笑。“要不要刷牙?”“要!”他把上下两排牙齿咬紧,显露几颗雪白的小牙齿。我拿着牙刷来来回回刷了几遍,让他漱了漱口。吃饭了,我给弟弟盛了一大碗面,弟弟风卷残云地吃起来,几下子就吃光了,天哪!神速。“姐姐,还要。”我说:“弗成,再吃肚子要痛了,过会给你喝牛奶。”“牛奶”这个词吸收了弟弟,弟弟启动碎碎念模式:“牛奶,我要喝牛奶。”没办法,只能给他倒一点。“我还要!”猪啊!喝完还要喝。我大声说:“弗成——”弟弟似乎受了天大的冤枉,嘴巴嘟起来,满脸冤枉的样子,欲哭未哭。管好弟弟的吃喝拉撒,咱们下楼到房东家的院子里玩了一下子,认为有些忘八,又去了姑姑家租住的处所。姑姑家的邻人有两个小孩,都比弟弟小。我见那两个小屁孩事出有因地打了弟弟两下,弟弟文风不动,接着又打一下,弟弟仍然不动,我心想:弟弟不要再装君子了,是时分该脱手了。可弟弟仍是没打人,却他跑到我身旁。我问他:“干吗不打他们?”“他们是小朋友。”弟弟的话都教诲了我,我深感惭愧。午时,爸爸从公司给咱们带了一点饭菜,说实话,在吃肉方面,我和弟弟真的很有缘。弟弟喜爱肥的,瘦的他嚼不动,而我只喜爱瘦的,肥的太油腻。以是,每次吃肉,我把瘦的咬掉后,剩下的肥肉就留给弟弟,弟弟也不厌弃,并且吃得美滋滋的,嘴上都是油。爸爸走后,我陪弟弟又玩了一下子,就哄他睡着了。弟弟睡觉的时分很美,睫毛弯弯向上翘,嘴巴嘟嘟起,wow!超萌,超可恶!世界又恢复了平静……“姐姐——”“来了——”杭州市袁浦中学807班陈晓琪点评:这是一个务工后辈的周末,做功课,照看弟弟,不撒娇耍泼,比普通孩子懂事,读后不免让人生出几分“敬意”。文章写得活跃乏味,似乎寓目了一段活的影像片。同龄的孩子们,读后你能否也有播种呢?糊口上的,深造上的,写作上的……

    上一篇:黄晓明计划40岁前结婚 自曝与女友都想要女儿

    下一篇:零容忍严打 重庆警方平均每天破获15起毒品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