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你吻上冰冷的眼睛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她冷笑,她曾经被一段表面温热的感情冰冻,也曾经在真正的温暖中,自己选择冰冻。这个世界,总是有那么多冰冷和温暖交替,真真假假,难以辨别,不如,一开始,就以冷的姿态出现。

      

      一

      

      小朵和建伟约会的时候,最怕他会带上凌风。女孩子的心都是敏感细腻的,何况凌风投过来的眼神,就像七月的水莲花,一朵一朵无声开放,滚动着青涩的露珠,眼角眉梢都是爱意。

      

      小朵和建伟是大学同学,大一开始恋爱。建伟有着俊朗的五官,小朵对他的爱,就像吸进海绵里的水,饱满再饱满,终究没个止境——直到遇见凌风。

      

      凌风是建伟的童年好友,上完高中后,建伟向北,学文;凌风向南,学理。后来因为凌风的父亲要在北京开分公司,他就被派过来负责了。

      

      小朵记得,建伟第一次带她见凌风的时候,凌风正扶着老太太过马路,宽厚的背影,穿着一件黑风衣,很挺拔的男子。

      

      那天他们三个一起吃饭,叫了小鸡炖蘑菇,爱吃鸡腿的小朵在里面翻来翻去只见一条腿。建伟不动声色叫来服务员,怒问是怎么回事?十七八岁的小女孩吓得发抖,一个劲儿赔礼。建伟不依不饶,将桌子拍得啪啪响,女孩瑟缩着身子,泪水含在大眼睛里,小朵偷偷拉建伟的袖子小声说,建伟,我,我刚才看花眼了。建伟瞪一眼小朵,终于对女孩挥挥手!

      

      凌风和小朵相视而笑,好像分享了一个天大的秘密,他们都了解建伟的脾气,较真、火暴、不压事。也就是在那一瞬,凌风看过来的眼神有了内容。

      

      二

      

      建伟毕业后进了一家公司,凭着多年写文章和媒体结下的关系,他在媒体上狂轰滥炸了一批精美震撼的广告,所以公司一上市就火得不得了,领导一高兴,就让建伟做了公司的财务总监。建伟的人生春风得意,不久,就买了车。爱情和安逸是女人最好的美容剂,小朵愈发光彩照人。

      

      谁威尼斯人授权拥有几十款经典游戏等待着玩家来参与体验,威尼斯人真人娱乐博彩娱乐平台是国内最人性化的一家娱乐平台,威尼斯人网投在线娱乐游戏平台,威尼斯人网投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威尼斯人授权有着丰厚的奖金奖池。也没有想到,厄运突来。那天,小朵回家,建伟和凌风相约去山顶的水云轩喝茶,凌风临时有事,要建伟一个人先去。没有人知道建伟的车开到半山腰的时候,怎么会突然翻到悬崖里去,爆炸,起了大火。等人们发现,建伟已经和车子一起成了骸骨。这些都是凌风后来告诉小朵的。

      

      听到噩耗后,小朵就昏倒了。醒来,她的世界已然颠倒,建伟带走了她的魂魄,情爱再也无所依附。

      

      是凌风悉心照顾,每日精心熬好汤粥,哄她吃,入口入心的体贴,让因伤痛纤瘦的身子,慢慢好起来,直至脸色红润。

      

      一年后,凌风向小朵求婚:请相信我,我愿代建伟照顾你一生一世。火红的玫瑰映着小朵娇艳的脸,分外美。那一刻的悲凉无法言说,小朵将脸埋在凌风的胸前答应,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是谁说过,如果失去了最爱的人,那么,嫁一个最爱你的人也很好。

      

      婚礼是小朵憧憬了无数次的古典形式,婉约的新娘,红盖头遮住羞涩,缠缠绕绕的金丝盘扣像两个人纠缠的心,可是物是人非,新郎换成了凌风。

      

      洞房夜,无由想起了建伟,小朵浮在水上漂荡的心,一下子沉下去。凌风发现她的犹疑,暗夜里有泪轻轻在枕边滑落:小朵,告诉我,要怎样,才能在你心里除去建伟的痕迹。

      

      三

      

      小朵承认建伟的影子一直在心里不曾散去,青涩岁月里的第一个男人,满是青春美好的回忆。虽然凌风的好,足以抵建伟的十分!可是,想起建伟死得那么惨,每每午夜梦回,小朵总是惊见建伟的车子一路翻滚着冲下悬崖,而后就是建伟凄厉地大喊:小朵,救我……小朵冷汗淋漓,喊着建伟的名字,醒来。窗外,月色惨白,凌风无声伸出一只手臂,将战栗不已的小朵揽在怀里。小朵在凌风的怀抱里突兀地说,你说,建伟死得是不是很冤,你梦见过他吗?

      

      凌风在黑暗中威尼斯人授权拥有几十款经典游戏等待着玩家来参与体验,威尼斯人真人娱乐博彩娱乐平台是国内最人性化的一家娱乐平台,威尼斯人网投在线娱乐游戏平台,威尼斯人网投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威尼斯人授权有着丰厚的奖金奖池。不动声色地说,没有。

      

      你不是他最好的朋友吗?

      

      是啊,生死有命。凌风在黑暗中叹口气,在小朵听来是那么寡淡无味。

      

      那天你为什么不跟建伟一起去水云轩呢?小朵将声音调到最温和。

      

      因为单位里临时有点事,没有去。小朵,你想去澳大利亚是不是,我明天去订机票,我们去度个假好不好?

      

      小朵不语,只是将身子靠过来,贴着他的胸膛。

      

      声音湮入黑暗。

      

      小朵开始翻凌风的东西,他上班,她居家,有的是时间。建伟的死在她心里,总是有些莫名其妙,她一直怀疑凌风。第一,建伟死时,凌风不在场的理由太牵强;第二,凌风和建伟是那么好的朋友,他竟然没表现出多少难过来,也不正常;第三,小朵一直觉得,凌风早就开始爱她了……

      

      但是,随着疑问堆积,在家里翻找不出任何蛛丝马迹的小朵,遂将目标转移到凌风的办公室。果然就发现了不同寻常之处,凌风抽屉的最深处,居然藏着一本日记,带锁,黑皮。

      

      四

      

      整个澳大利亚之行,小朵一直都是恹恹的。为了讨得小朵欢心,凌风特意租下海边的小木屋,木屋上缠缠绕绕着翠绿的藤,透过窗,可以看见海,在夜下一浪一浪地翻滚。

      

      如果没有那本日记,这就是天堂,爱的天堂,小朵想。

      

      可是,因为那本日记,这天堂再美好,也终究虚幻,她不能允许,一个弃义的男人生活在自己身边。凌风的日记很凌乱,记着对小朵的爱恋,从见第一次面起,他就爱了,他的日记这样写道:一个叫小朵的女孩子,真的像一朵美艳的花朵,开在我的心里。可惜,他是建伟的女朋友,如果他不是建伟的女朋友,我会毫不犹豫地把她抢过来……

      

      我对不起建伟,怎么能爱他的女友……我对不起小朵,怎么能不告诉她真相。看她难过,我也难过……

      

      这本日记,都是爱恋和忏悔,如一把刀,割着小朵残存的理智和情爱。

      

      也就是在那天晚上,木屋起火,小朵一个人坐在沙滩上,看木屋渐渐弥漫的青烟,泪流满面。

      

      尽管火救得迅速,还是烧伤了凌风的手臂。

      

      警方很快前来调查起火原因,凌风承认,是自己抽烟不小心引着了窗帘。赔了钱,事情才算过去。

      

      小朵坐在凌风床前目光呆滞,惊吓不已,倒是爱伤的凌风连说不要紧不要紧!小朵带着哭声嚷着:你真的不知道火是我放的?凌风拍着她的手臂,宽厚地说,可是,警也是你报的啊。小朵“哇”的一声哭出声来。

      

      有些事,我真的应该早点跟你说,可是……凌风的后半截话淹没在小朵的哭声中。

      

      五

      

      小朵发现自己怀孕的时候,凌风正在厨房里忙碌,热气氤氲中,他宽厚的身影有些模糊。小朵走到他的身后:凌风,你要当爸爸了!

      

      凌风的兴奋几乎超出小朵的想象,他开始笑眯眯地制订食谱,把她像婴儿一样宠溺起来。每天趴在尚且扁平的肚子上听来听去,有时候,小朵迷惑:这么温和居家的男人,怎么会忍心对朋友下毒手,可是建伟毕竟死了,这不是一个梦。

      

      想到建伟的时候,小朵的心才会坚硬起来,所以当凌风再次趴在她的肚子上笑眯眯叫儿子的时候,她冷冷地说,凌风,孩子没了,我打掉了!

      

      没了。凌风的表情瞬间凝固,给我个理由。

      

      给建伟报仇!难道不是你害死了他?小朵看着凌风的眼睛。他果然有些慌乱:你原来一直以为是我杀死了他,我还以为,你只是放不下,放不下那一段感情!

      

      原来,你是这么不信任我。凌风将手里的椅子狠狠摔出去:那么我今天就告诉你小朵,我是很早就爱上了你,建伟也是知道的。可是我并没有用杀死他的手段来抢夺你。你知不知道,我爱你,要比建伟多得多。他并没有死,你见到的,只不过是一堆骸骨和一部汽车的躯壳,他好好地活在世界的另一端,爱了别人,卷了公司里的钱,制造了一个假象,逃过追究!

      

      石破天惊!小朵冲过去抓住凌风的领子问:这是真的?

      

      是真的。凌风颓然,我不告诉你,是因为建伟求我保密,尤其对你;我不告诉你,是想用我的爱温暖你,等你慢慢爱上我,那时候伤害会轻一些。可是,你不但企图放火烧死我,居然还打掉我们的孩子!

      

      他爱她那么多,那么久,那么苦,可是别人依然在她的心里,爱情里遭受惩罚的,总是没有犯规的那个人。凌风盯着小朵,好久,眼里有泪,缓缓滑落,然后转身,离去。

      

      六

      

      小朵没有去追凌风,而是按着凌风给的电话拨打,良久,听筒里传出建伟的声音:喂,哪位?

      

      听筒无声垂落到地板上,建伟他真的没有死。她以为凌风在用这个谎言遮盖那个谎言,当建伟没死的事实摆在面前,她的心里忽然就空了,是喜抑或是恨,都轻飘飘不着痕迹。

      

      原来真的是建伟求凌风给自己下了圈套,目的就是顺利摆脱她。

      

      那么多的岁月,她只顾着怎样给建伟报仇,利用婚姻之便查找凌风的蛛丝马迹,偏偏忽略了生活的美好,忽略了凌风真挚的爱和呵护,忽略了凌风的本性善良和建伟的乖戾!

      

      多年后,当小朵抽着烟,躲在嘈杂的男男女女之后,打量着尘世纷扰的时候,眼睛里闪动的,是时光的冰凉。

      

      有男人从她身旁起来,嬉笑着说,小朵,你的目光是可以冻死人的。

      

      她冷笑,她曾经被一段表面温热的感情冰冻,也曾经在真正的温暖中,自己选择冰冻。这个世界,总是有那么多冰冷和温暖交替,真真假假,难以辨别,不如,一开始,就以冷的姿态出现。

      

      时光就这么凉凉地过着,她在风尘买醉,冷或者温暖,都没有痕迹。

    上一篇:24个金太阳

    下一篇:没有了